|
首页
 

淘宝女装C店上半部是网红

点击:时间:2021-02-20

大眼睛、锥子脸、皮肤被滤镜过度美白的女生,成了当下时代励志的新偶像:爱上富二代和明星,轻松占据媒体头条;他们有钱有名气,二十多岁就周游世界;他们手边发的生活照被粉丝热议,穿衣风格成了爆料;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存在激活并带动了整个服装产业链。

如果不是媒体扯出王思聪女友雪梨的身份,这位26岁的美少女可能还在自己女装店老板娘面前默默无语,无法引起广泛关注。但在电商领域,她已经是神级人物了:从2011年底她的淘宝店“钱福仁”开业至今,累计成交赞达130多万,按240元店内商品平均单价估算,总销售额远超3亿。仅最近半年,店里就有近46万笔优惠交易,销售额轻松突破1亿。

淘宝上有很多像雪梨这样的女孩,销量排在她前面的、张也是网红出身。今天这个群体的统计总数已经超过了1000。淘宝平台发布的2015年女性C店(非天猫店)年度销量排名前10名中,有5家来自网红,可谓横扫半个国家。

去年双十一之后,有媒体报道,排名靠前的网上红店单日销售额在没有任何场地资源和流量倾斜的情况下突破2000万元,张大奕第一家卖了6000万元。即使没有双十一的帮助,他们也可以在工作日为新的一台实现500万到1000万元的惊人销售。这与知名实体服装品牌的股价常年下跌,店铺打折,一线名人花大价钱为其代言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但消费的下滑依然难以掩饰。网红经济正展现出前所未有的魅力。

记者通过调查发现,网红除了长得好看,似乎还有相似的成名之路:——模特、校花、白。据行业分析师介绍,这三类人群基本涵盖了淘宝女性消费群体的模仿定位。

张大奕,一个1988年出生的网红女孩,早年是《瑞丽》的飞机模特。在她开店之前,她已经在微博上积累了几十万粉丝。每次上传她的照片,都会收到很多询问服装品牌的信息。这也是张大奕决定自己开店的最大原因。

《昕薇》杂志模特部前主任李静说:“传统的平面媒体对模特来说太有限了,尤其是年轻女孩风格的出版物。很多品牌年纪大了就不需要你了,纸质媒体的发行量也远不如以前。都说模式是吃青春饭,这是我们不得不承认的一点。“对于女生来说,做模特很难成为她们的长期职业,只有少数人能成功挤进娱乐圈获得长期发展。不过对于其余大部分人来说,考虑到自身优势,开网店似乎是最划算的选择。如果您需要了解更多关于在线名人的使用,您可以明晚参加我们的课程,明天最后一天晚上,您可以注册添加澎湃微信。

除了模特和在校女生,还有一大群网络名人是白。在网上名人罗志祥的女友周扬青被曝光后,她很快被网民们拉了出来。据台湾省媒体报道,周的父亲是一家企业的老板,他奶奶家在西单商圈有一套豪华的四合院,价值3000多万。

网红张的淘宝店铺一直坚持高调路线,重点打造“海龟白”形象。她和丈夫张羽相识多年,双方父母都在做服装和箱包生意,是“工厂二代”的强势组合;陈小英在她父母的服装厂长大。在澳大利亚留学五年后,她回到中国,创立了自己的服装品牌。开店之初,她就收到了100万

这些白人在网络名人圈有着明显的优势。他们从小就过着富足的生活,有更多的资本和渠道接触时尚资讯。网红月(化名)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开了百万豪车,承认我是个“购物狂”。“我从小就特别喜欢买漂亮的衣服。我上大学的时候,我妈给了我一张10万额度的信用卡。我每个月都用这张卡买东西,经常爆。如果不够,我还会再需要。”她觉得自己对服装的品味是从每次消费中慢慢积累起来的。这不是拜金。“每个人的成长环境都不一样。我就是太喜欢漂亮的东西了,不管是不是名牌,哪怕只要50块。只要好看我就买。这成了我的最爱。”

在这种以人为核心载体的商业模式中,网红少女充分发挥个人优势,涵盖了选款、购买、续购、粉丝运营、销售甚至客服等各个方面。即使部分门店实现了法人化经营,但实际操作中仍存在诸多困难。采访中,几乎所有的女生都异口同声地向记者抱怨:“太累了,我根本管不了。”

正因为如此,一些具有相当商业眼光的网店专家转型为孵化器公司,将原来的网上名人中的个体店铺串联起来进行整体运营。他们开辟了上游设计制作、下游推广销售等各种渠道,甚至充当经纪公司,从零开始培养一个网络名人,开创了“保姆经纪人供应链”的新模式。一个由网络名人孵化器带来的行业变革依然在形成。

淘宝早在互联网浪潮中就诞生在杭州,这座美丽的江南古城也成为了电子商务之都。凭借对电子商务的独特敏感,杭州已有数十家在线名人孵化公司率先入驻,其中电子商务发展迅速。关阿毅、左、大金等网络名人均来自去年年底某平台发布的“微电商年度十大时尚红人”。

如涵的前身是淘宝十大女装店——立柏林。由于不愿意参与淘宝平台上的各种分流活动,2014年初业绩开始放缓。就在这时,网络名人张大奕提议经营自己的服装品牌。2014年7月,两家公司正式开始合作。从那以后,“立柏林”凭借多年经营女装网店的经验,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将张大奕推上了网络名人商店销售额的榜首。2015年9月,“利百林”团队完成了自己店铺的运营,开始转型为电商,重点运营线上名人孵化器。

Tissu电商是杭州另一家知名的网络名人孵化公司,目前拥有VC阮等知名网络名人。也来自金冠店榴莲之家,掌握着100多家服装厂的生产资源,其中一家就是他们的股份制行业。孵化器改造后,公司加强了各供应链的人员配备,有100多名员工负责样衣的印刷、采购和质检;此外,还有300多个运营团队,包括客户服务和仓库交付。拥有自己的工厂和工人意味着大大缩短生产时间,提高供应链的可控性,在一定程度上降低风险,节约成本。

此外,网络名人中一些有能力的商店也开始转向这种模式。悉尼和它的朋友们去年也成立了自己的品牌工作室“钱夫人”。目前公司除了她自己,还签约了4个网络名人,仅双十一一天就有5家店铺总销售额超过3000万。

陈辰(化名)是杭州网红孵化公司的资料员。在他的笔记本电脑里,记录了成千上万的网上名人档案,这些网上名人都被陈晨用不同的颜色标注出来。据他统计,这1000人中,500人有店铺,100人有销售能力,80人签了合同。陈辰的工作是每天与这些“女神”见面,并想尽一切办法与她们签订合同。在谈到网上名人和公司的签约模式时,陈辰介绍说:“这种模式类似于一位艺术家签约一家经纪公司,而这种模式

西西(化名)是陈辰公司新签约的网络名人。在此之前,她和闺蜜共同经营了一家女装店,但由于缺乏专业知识,在压货方面有很多痛苦的经历。“有一次我们做一批裙子,当时找的工厂不靠谱。在生产过程中,所有的尺寸都做得更小,XS的尺寸根本卖不出去。后来我们很快补了一批L码。我们拿到货时,已经错过了最佳销售期。结果两个尺码都压在我们手里,赔了几万块。”西西的故事绝不是个案。对他们来说,签约一家公司可以解决很多后顾之忧:“我们只需要负责把自己建设的漂亮,专业的事情公司可以照顾。我们无法理解他们会议中列出的业务曲线。”

在个性不突出的网络名人中,孵化器公司甚至负责提供内容的输出,从微博文案到视频制作,有专人打理一切。

目前,除了网络名人,一些娱乐明星也加入了“孵化”阵营。据介绍,张、等明星的网店都有专业的孵化器与他们合作。

这几年,由于传统服装行业销售的时差,为了保证供货周期,几乎每家店都要提前一个季度甚至六个月确定下一季的更新款式。这种制作模式显然不适应网络名人小产出快更新的运营特点。如果您需要了解更多关于在线名人的使用,您可以参加我们明晚的课程。明天最后一晚,可以报名加个澎湃微信。“淡季预测的风险很高,下单完全凭感觉。你觉得这个款式好看,肯定卖的好。结果做了1000块,只卖了200块,剩下的都压在你手里了。每年,就像猜谜一样,永远不会安全。”陈辰感叹道,这是一场针对时尚潮流和消费者偏好的赌博。

现在,孵化器公司和供应链强大的在线名人商店已经采用了新的销售模式。网络名人利用他在前端的知名度,维持与粉丝的高频互动,从而感知他们的消费需求;孵化器公司在后端反应迅速,为在线名人提供生产、销售、客服等一站式服务。他们通常的做法是:先把挑

关闭